2019 年终总结

Life Dec 22, 2019

虽然说我是个懒人吧,不过 2019 年,也就是我二十岁的这一年发生了实在太多的事情。所以随便写写还是有点必要的。

毫不掩饰地讲,这确实是我迄今为止最难过的低谷了。

做了两个梦,后来梦醒了。

希望她能过得很好,这应该是我最大的愿望了。

我们最终还是为自己的不成熟付出了代价。

Mindshift

这个词是我仿造 redshift 生造出来的,我也不知道真的有没有这个词。大概意思我猜就是形容一个人或者一个群体宏观思想逐渐的累积的转变,尤其指和之前形成了代差的时候。

长期以往,我们中国人做事大概是需要一个理由来赋予其意义的。小学老师一定会告诉你,要度过一个有意义的假期。长大了也是一样,读研、工作、kpi、结婚,必然会有意义。

而人本呢?不知道,大概一定是死了吧。

买椟还珠削足适履的故事我们都听说过。究竟是你身上的标签决定了你是谁,还是你决定了要往身上(或他人的身上)贴的标签呢?

我们都是人,这是一句废话。可我们好像又不只是人,随便想象一个人吧

  • 女人
  • 隶属于无产阶级的女人
  • 隶属于无产阶级的中国籍女人
  • 隶属于无产阶级的从事金融行业的中国籍女人
  • 隶属于无产阶级的从事金融行业的身高一米六五的中国籍女人
  • 隶属于无产阶级的从事金融行业的身高一米六五的前凸后翘的中国籍女人
  • 隶属于无产阶级的从事金融行业的身高一米六五的前凸后翘的月薪 1.5w 的中国籍女人
  • 隶属于无产阶级的从事金融行业的身高一米六五的前凸后翘的月薪 1.5w 的 LOL 王者段位的中国籍女人
  • ……

随着标签越来越多,似乎人的属性变得越来越弱。有不同需求的人盯着不同的标签,并盘算着这样的标签怎样使之获利。从这一刻开始,他从一个人「进化」成为了一种商品,一种在资本主义语境下可以交易的可以消耗的对象。至于消耗完了的商品,或者是没有相应标签的人呢?那自然不能算人了。就如同你不会在玛丽苏小说里看到中年发福的农民工,也不会在媚宅漫画里看到 200 斤被校园暴力的女同学一样,美人鱼肯定是上人下鱼不会是上鱼下人——他们在相应的语境里已经被开除人籍了。

人被异化了。不过这似乎不是什么问题——自有史以来人一直在被异化,解构主义兴起不过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

人本主义绝不是白左[1],希望没有人被开除人籍,各种语境下的。

Slave of Genes

其实不是很想写这个话题,不过既然提到人了,好像也该讨论一下什么是人了。

我们当然知道我们是 Homo Sapiens。我们当然知道所有人都是人,可基因的诅咒就是在那里。

  • 走在路上,就是会不由自主多看几眼好看的妹子。
  • 路过奶茶店,就是想喝一杯。
  • 高油高糖,真棒。

这实在是太矛盾了。我们生而为人,却无时不刻不被自身的激素水平影响。我们知道它在那里,我们可以研究它,可就是无法摆脱它。

想象一下,未来施一公所说的生物学的世纪真的来了,费洛蒙香水上市,所有人真的都得到了幸福。那和我们原始人祖先一棒子下去拖回洞里有什么区别呢?

也许谁都是人,也许谁都不是人。Maybe the term "human" means nothing. Maybe nothing matters after all.

Let's talk about arts

今年没玩什么游戏,打的少许几个游戏中最喜欢的是打越的新作《AI》。我很喜欢它的人设,剧本也足够引人入胜,不失老贼水准。唯一的缺点可能是 gameplay,作为解密游戏靠试错果然还是太煞风景了。

最喜欢电影是《小丑》。我太喜欢它了,这是这个世代少有的,以资本主义语境下庶民为主角的电影。亚瑟是个活的角色,他不是某个超级英雄电影中批量生产、用于衬托主角的反派,这是一个 在病态的社会下一步步逐渐被逼疯的故事。它也不是一个人,是社会的无数边缘人(aka,沉默的大多数)用暴力和混乱反抗不公、虚伪。小丑业不止是一个角色——它是一个模因了,是 standalone complex,它是一个文化符号了。很少有电影愿意去给资本主义的结构性矛盾镜头,但《小丑》无疑做到了。他重提了两百年前我们经历过的问题:当结构性的矛盾得不到解决,当大量的矛盾被掩饰,what happens next?

来一首 《Bathroom Dance》,全篇中我最喜欢也给我留下了最深印象的配乐:

动画方面,逐渐脱宅。二次元圈子在逐渐充斥着过量荷尔蒙的气息,让我有一点不适。不过也挺正常的,这的确是年轻男女该有的样子。

全年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动画是补的《EVA》和绝赞连载中的《Rick and Morty》。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但《EVA》的确陪伴我度过了最难过的一部分时光,而《R&M》也加速了我解放的过程。我们每个人都是想逃避却不得不面对的小受,也是不得不领悟到世间混乱后距离自己尸体五码地吃早餐的 Morty。

Nobody exists on purpose. Nobody belongs anywhere. Everybody’s gonna die. Come watch TV?

来几首我最喜欢的 soundtrack:

Postmodernism

现代派反对传统,把传统上被推崇的艺术解构、嘲笑、讽刺。而后现代派则更进一步,反对一切的规则和范式,把现代派也一并嘲笑了。后现代派艺术是花费了无数金钱的太空探索项目最终在月球上涂上了一个巨大的中指,是反对越战的嬉皮士年轻人的摇滚。

一个最近的新闻是,女生被 PUA 操控,最终自杀。这件事情本身固然是十分悲伤的,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逝去了。可这事件的余音无疑是后现代式的:年轻人不羁传统,毫无保留地恋爱。可你的思想并不是你的,是可以操控的,感情是有范式的。任何一个人经过一定的训练,完成任务 ABC,都可以成为你口中的「真爱」了。再稍加以系统性的影响,你就是人家随意操控的对象。从这个角度来说,PUA 存在的本身可以说是立派的后现代讽刺艺术,它用最直接、最 brutal 的方式向世界宣告:你们相信的所谓爱情命运真命天X都是假的:来,这里是说明书,照着做就行了,包教包会哦。

我想这也是我对当今主流二次元和电视荧屏(我不准确地将其统称为 hormone driven business)内容敬而远之的原因:它太虚假了,它太模版了,除了感官上的愉悦,它真的难以满足我对一个艺术作品的需求:芳文社的百合番固然放松身心,可一打开就能猜到结尾;桐人装逼把妹开后宫是很帅,但总能不由自主想到《リアル鬼ごっこ2015》面包车上的「㊛」字;新海诚的作画和配乐实属一流,但小学生级别不断重用的 boy meets girl 实在是使人毫无共鸣和烦闷。

奶子屁股大白腿固然好,可 Pop Team Epic 才是真正革命而艺术性的。


  1. 我是反对全民批判白左的。资本主义语境下的左派也是左派,他们也许不切实际或不够进步,但也是在为 proletariat 做斗争并且是一股不可忽视的进步力量的

aLPHAtOAD

太年轻,太简单,有时候幼稚。